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可推动“去产能”纵深推进——专访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贾晋

发布日期:2017-07-05 点击次数:


省十一次党代会提出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根本举措,必须坚定作为经济发展和经济工作的主线。为落实党代会精神,我报邀请专家对我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道建言献策。

 

记者:在推进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过程中,我省强调要充分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,持续用力化解过剩产能、淘汰落后产能。您认为强调市场化法治化手段背后蕴藏何种深意?这是否意味着,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点将产生变化?

 

贾晋:采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实现调控,说明“去产能”的工作方法在转型。不同于简单运用行政手段运用财政补贴去产能,可能引发地方政府“保”落后产能现象;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可推动“去产能”纵深推进,是政府“看的见的手”有效发挥作用的关键,也是改革措施本身的不断完善和迭代。

 

记者:不仅仅是改革手段在转型,从改革的方向来看,似乎也有一些变化?

 

贾晋:是这样的。党代会的报告明确,我省将产业向中高端转型升级、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及加快推进城镇化作为下一步重点,这体现我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领经济工作的“主线意识”。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宏观调控体系的创新、完善和优化,供给侧结构改革也不断“进化”——如果说第一个阶段是明确改革的目标、重点和路径外,下一个阶段必须解决改革的手段和方法问题。第三个阶段还有改革绩效评价和政策迭代升级的问题。

 

记者:我省推进“去产能”过程中,一些地方采用“止”的思路,即通过大力关停落后产能。但我们认为,除了“止”,还可通过“治”实现“去”的目标——即延伸产业链条,提高下游的消化能力进而系统施策。您如何看待两种路径选择?

 

贾晋:除“止”和“治”外,还有四种路径:一是“化”,即引导企业向产业链价值链中高端转化升级;二是“引”,即引导产能向需求地化解,如利用“一带一路”空间实现外生化,通过中西部及农村地区空间实现内生化;三是“创”,即利用共享经济+、互联网+等新动能,实现企业市场空间和需求的创新。四是“并”,即通过并购、收购等措施,实现企业规模提档升级。

 

记者:放宽视野,产能过剩和不足,几乎伴随市场经济发展全过程。能否建立一种长效机制,从体制机制上防治过剩产能反复出现?

 

贾晋:在规范的市场经济条件下,产能的过剩与不足的确存在着规律性的波动,我们的问题是,市场波动,政府冲动和金融杠杆的多重因素叠加,导致产能波动的幅度更大,周期性更强。要防范这种趋势,除现有的短期调控手段外,首先要改革规范地方政府行为,特别是对地方政府固定资产投资考核机制,避免地方政府因投资饥渴而对产能过剩企业产生逆向激励;其次,要规范金融系统行为,避免出现不足期间一拥而上的盲目扩张,也要避免过剩时期一声而退导致企业陷于危机的盲目收缩;再次,要科学规划产业发展体系,科学预测及发布产业、行业发展情况,规避市场的盲目性。

 

记者:本轮产能过剩集中在钢铁水泥煤炭领域,而这些领域主要为国企掌控,据此,有人认为,产能过剩背后,是体制机制隔离了供给和需求的联系,该如何破解这个问题

 

贾晋:国企存在市场化调控手段反应程度低、敏感性弱、运行惯性强等弱点,改革关键应发挥民营经济“鲶鱼效应”,在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同时,让民企国企享受同等财政和金融政策环境,倒逼国企改革。

 

记者: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很多,多条战线同时推进,难免相互掣肘,如何推动改革措施间的协调推进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贾晋:对多线程并行推进的改革措施,须构建科学政策协调体系——如时空演进协调机制,即对不同地区、行业改革任务重点的空间划分及改革任务逻辑推进顺序的时序排列;如绩效评估评价机制,即对改革短期、中期和长期的绩效,建立改革绩效评价的指标体系,综合运行多种评估手段进行评价,及时掌握改革推进情况;如容错纠错机制,即建立激励改革、包容失败、及时反馈和按期纠正的机制,鼓励各地各部门在改革框架下积极试点探索,及时总结经验,提升改革效率。


关闭